黄金展位

追寻轴承自动磨的故事

hengline
【作者:蒋钟仪】

 

  在轴承圈里也许没有人不知道3MZ201、3MZ143和3MZ131这三种典型的微型轴承加工设备吧!可是,很少人知道这一系列的机床是怎么研制出来的?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用于批量生产的?



  故事还得从头开始说起:






(七十年代的老照片)



  六十年代初期,我国的微型轴承生产都是在仿制苏联的M16/M52型台磨和M8803等摇摆磨床,手工一个一个地加工出来的,精度差、效率低。而国外早就采用了全自动的磨床,特别是美国的勃朗特机床公司在世界上处于领先,可是当时中美根本没有建交,怎么可能从美国进口呢?为了进口这些设备,国家也动了脑筋,通过外交的商务谈判,几经周折终于秘密地从德国一家轴承工厂买下了这批美国制造的勃朗特微型轴承磨削旧设备,然后工厂对外宣布因火灾烧毁全部机器、设施而倒闭。这样,这批美国的磨加工设备就落户于洛轴所。



  不久,由国家出面组织,在洛轴所的主持下,来自哈尔滨轴承、上海微型轴承和虹山轴承等单位的工程技术人员,开始了对一整套美国勃朗特的微型轴承自动机床进行了全面的测绘。就这样经过好几个月的精心测绘,四台美国“勃朗特”的自动磨床(孔、法兰、内沟、外沟)的测绘工作终于在文革的前夕完成,各自捧着一大堆厚厚的蓝图回到了单位。



  上微的工程技术人员,顶着风浪和压力开始研制SM6001(内沟)、SM6002(法兰)、SM6003(内径)、SM6004(外沟)四种机床。在那个年代,一个轴承厂那有条件自己造出那么复杂、技术要求极高的自动磨床啊?比如,当时国内的机械加工的设备、工艺和精度都很落后,再加上国内的备件、配套件、元器件根本找不到,就连机床上传动的许多微型电机也无处可替代,更不可能靠进口……这一切都给研制工作带来了重重困难,但是这些技术难题都压不倒我们;倒是文革中的那股极左的思潮扑面而来,什么“洋奴哲学”、“崇洋媚外”、“自动磨床无用论”,扼杀了工人的小改小革。一些莫须有的罪名戴在头上,大字报、批判会不断,甚至将我们的总工程师等人押上了批斗台,还在厂里展开了两种极左、极右的观点(自动磨床无用论和自动磨床万能论)的大辩论!现在听起来似乎有点好笑吧!但是,这就是历史,这也是现实!

  

  历史是最好的见证,正因为在那个年代里有这样一批刻苦钻研的工程技术人员,发扬自力更生的精神,面对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仍然坚持不懈地攻克难关,保留关键的核心部分,用液压传动替代了电机传动……终于研制成功我们自己的微型轴承自动磨床,还批量投了十多台;应对了那时SW牌微型轴承大量的出口需求,为国家挣得了不少外汇。



  70年代后,SW微型轴承已经畅销了欧洲,出口量猛增的形势必须加大自动磨床的制造,上微轴承毕竟不是一个机床厂,只有一个设备动力车间,难以承担起每年生产制造几十台这样的专门磨床。经上级领导协调,将改进、修改好的全套图纸无偿转让给无锡机床厂,由他们为上微加工制造首批这一系列的十台微型轴承专用自动磨床。



  从此以后,国内微型轴承的主要加工磨床就朝着这个方向扩展开来了,形成了以无锡机床厂的3MZ201、3MZ143、3MZ131系列的微型轴承专用磨床,在全国各地遍地开花,可以说它为中国的微型轴承事业的发展起到了不可磨灭的作用。



  【作者简介】

  

  本文作者系上世纪60年代工科大学本科毕业。之后又攻读计算机、经营管理、财务管理和系统工程等学科。

  

  在45年的职业生涯中,曾从事过轴承专用装备的研究开发、轴承技术工艺的改进提高、轴承质量体系的管理控制、轴承生产制造的计划实施、企业发展规划的编写制订、重大改革方案分析论证和引进项目的组织实施等工作。

  

  在长期的职场中,从最基层的电工、技术员开始,先后担任过国有企业的科长、主任、总经济师、技术部长;外资企业的设备、总务、制造等各部的部长;民营企业的总经理、项目总经理和总顾问等职,有着丰富的企业管理实践经验。

  

  分别于1989年、1994年取得高级经济师、高级工程师“双高”职称资格。1997年取得英国摩迪国际公司颁发的ISO9000主任审核员证书。